找回密码
 免费注册

讲故事:为何美国无法负责生产iPhone?

2311287 重楼 2012-01-25 10:15|显示全部楼层
Safari 5.1.2 Mac OS X 10.7.2
11.png

当美国总统奥巴马 Barack Obama在去年二月邀请硅谷顶级明星晚餐时,每位宾客都被告知可以询问总统一个问题。

但是当Apple的Steve Jobs发言时,Obama总统打断了自己的质询,并问说:「要怎样才能让iPhone在美国生产呢?」


在不久之前,Apple才吹嘘自己的产品是在美国生产的。不过在今天,已经非常地少有了。在7,000万台iPhone、3,000万台iPad以及5,900万台其他Apple在去年售出的产品中,几乎所有都是在海外生产的。

「为何这些工作机会不能回到国内?」Obama问着。

根据另一位晚餐的客人叙述,Steve Jobs的回答一点也不含糊:

“Those jobs aren’t coming back.”

「这些工作机会不会回到国内。」

总统的问题触碰到了Apple的核心信念。这并不只是海外劳工比较便宜的问题。相反地​​,Apple高层相信海外工厂的庞大规模以及灵活性、勤奋以及海外工人的产业技术,已经远远地超越了他们在美国的同业,让「美国制造」对于大多数Apple产品来说,已经不再是一个可行的选项。

由于Apple毫不松懈地掌控着在全球的营运,让这间公司已经成为地球上最知名、最受推崇,并且让其他对手争相模仿的企业之一。在去年,Apple每名员工所赚取的平均利润超过了US$400,000,比Goldman Sachs、Exxon Mobil 或是Google都要来的多。

然而,让Obama以及其他经济学者与决策者们困扰的是,Apple以及其他同行的高科技公司们,并不像其他知名企业在鼎盛时期时一般,热中于在美国国内创造就业机会。

Apple在美国雇用了43,000名员工,并在海外雇用了20,000人。与1950年代GM在美国雇用的数十万名劳工相比,Apple的雇用人数可以说是非常小的数字。不过为Apple的承包商工作的人数比这要来的更多── 700,000名劳工参与了设计、生产与组装iPad、iPhone以及Apple的其他产品。

但是这700,000人几乎都不是在美国工作。相反地​​,他们是受雇于亚洲、欧洲以及其他地区的海外企业,而这些企业工厂的电子设计师们几乎都依靠制造Apple的产品过活。

到去年为止担任白宫经济顾问的Jared Bernstein如此叙述:

“Apple's an example of why it's so hard to create middle-class jobs in the US now, If it's the pinnacle of capitalism, we should be worried.”

「Apple是在今天美国为何难以创造中产阶级工作的一个例子,如果这就是资本主义的顶峰,那们我们应该要为此而忧心。」

Apple的管理阶层表示,在这方面来说,走向海外是他们唯一的选择。

一位前任的管理阶层叙述Apple是如何在商品上架仅数周前,依靠一家中国工厂来修改iPhone的设计。 Apple曾经在最后一分钟修改了iPhone的萤幕,迫使整个组装线大幅地修改。而新的萤幕组件,在接近午夜时才开始抵达工厂。

根据这位前任管理阶层,一位工头立刻叫起了在宿舍中的8,000名工人。每个工人被发给一块小饼干以及一杯茶后,接着被带到工作岗位。在半小时之内,开始了每12小时轮班工作,将玻璃萤幕装到斜面框架上。

该前任管理阶层叙述:

“The speed and flexibility is breathtaking, There's no American plant that can match that.”

「这种速度以及灵活性非常地惊人,没有任何美国工厂可以与其相比。」

不过类似的故事,已经出现在几乎任何的电子公司,并成为各行各业的外包业务的常态,包含会计、法律服务、银行、汽车制造以及制药等。

虽然Apple远远不仅止于如此,不过也提供了一个机会,来了解为何一些成功的企业并没有转化成大量的国内就业机会。更重要的,公司的决定对于让全球与**经济日益融合的美国企业对于国内的影响,引发了更广泛的问题。

在去年9月为止担任劳工部首席经济学家的Betsey Stevenson叙述:

“Companies once felt an obligation to support American workers, even when it wasn't the best financial choice. That's disappeared. Profits and efficiency have trumped generosity.”

「企业曾经觉得自己有义务来支持美国工人,即便此行为在财政上并非最佳的选择。而这种状况已经消失了,利润与效率已经取代了原本的慷慨行为。」

企业以及其他经济学者说,这种想法是幼稚的。根据管理阶层叙述,虽然美国人已经成为世界上教育程度最高的工人,但是**本身已经停止训练生产工厂所需,拥有中等技术水平的劳工。

为了继续成长,企业争辩说他们需要将工作机会移往能产生足够利润以支持创新所需资金的地点,否则美国将渐渐随着时间,面临着失去更多就业机会的风险。就如同曾经引以为傲的国内制造商,包含GM与其他企业等,他们已经随着更加灵活的竞争者出现而渐渐地萎缩。

Apple曾经为了此篇文章提供了New York Times报导的延伸资料,不过由于公司的保密传统,Apple拒绝对此做出评论。

本文是基于超过三十名现任于前任Apple雇员与承包商的访谈,其中许多人要求匿名以保护他们的工作,包含经济学家、制造专家、国际贸易专家、科技分析师、学术研究员、 来自Apple供应商的雇员、竞争对手、企业合作对象以及**官员等等。

Apple管理阶层在私底下表示,目前世界已经成为简单用员工数量来衡量企业贡献的错误状况。他们也提到,Apple目前已经在美国国内,雇用了公司史上最多的员工。总而言之,他们表示降低失业率并不是他们的工作。

一位现任的Apple管理阶层叙述:

“We sell iPhones in over a hundred countries. We don't have an obligation to solve America's problems. Our only obligation is making the best product possible.”

「我们在超过一百个**销售iPhone,我们没有义务来解决美国的问题。我们唯一的责任,是尽可能地制造出最好的产品。」

我想要一个玻璃屏幕

22.png


在2007年,当iPhone预计正式发售的一个月多前,Steve Jobs将几位副手招到了办公室。几个星期以来,他一直将iPhone的原型机放在他的口袋里。

Jobs生气地举起他的iPhone,让所有人都可以看到iPhone塑胶萤幕上数十个微小的刮痕。然后,他将他的锁匙从他的牛仔裤口袋里拿了出来。

他说,人们会把这款手机放到他们的口袋里,同时也会在口袋里放着他们的钥匙。

Steve Jobs紧张地说着:

“I won't sell a product that gets scratched. I want a glass screen, and I want it perfect in six weeks.”

「我不会卖出上面会有刮痕的产品。我想要一个玻璃萤幕,并且要在六星期之内达到完美状态。」

一位管理阶层离开会议后,随即预定了一张飞往中国深圳的机票。如果Jobs想要达到完美,中国深圳是唯一可以去的地方。

当时,Apple已经为了代号为「Purple 2」的专案工作超过了两年,这也显现出了所有人都会问到的问题──如何才能完全重组一台手机?如何采用最高品质的设计,例如防刮萤幕,同时也能确保数百万只手机能够以快速、低成本的方式生产,以赚取大量的利润?

这些问题的答案,几乎每次都是在美国国外被发现。虽然iPhone每个版本的零件都不相同,不过在数百个零件之中,估计约有90%的零件是在国外生产的。先进的半导体零件来自德国与台湾、储存晶片来自韩国与日本、萤幕面板与电路板组件来自韩国与台湾、晶片组来自欧洲,而其他原料来自于非洲与亚洲。而全部的组装,则是在中国进行。

在早期,Apple通常并没有超出自家后院的生产方案。而在Apple于1983年开始生产Macintosh之后的几年,Steve Jobs开始宣称这是「在美国制造的机器。」到了1990年,当Jobs正在营运着最终被Apple收购的NeXT时,NeXT的高层也如此地告诉记者:「我对工厂的骄傲,与对电脑的骄傲相同。」

到了2002年,Apple的顶层决策者还偶而会从公司总部往东北方开两个小时的车程,来参观公司在Calif,Elk Grove的iMac生产工厂。

不过在2004年,Apple已经很大程度地将生产转移到了国外。指导这项决策的,是Apple的营运专家Timothy D. Cook。他在Jobs辞世前六星期接任了Apple CEO的职位。当其他大多数美国电子公司已经转移到国外时,Apple仍然处于挣扎状态,并认为已经把握了所有的优势。

在此同时,亚洲虽然充斥着不熟练的工人,但是由于廉价的劳工而显得有吸引力。不过,这并不是驱使着Apple的原因。对于科技公司来说,相比于零组件采购成本,以及由数百间公司提供零件与服务的供应链管理成本,劳动力成本是非常小的部分。

而对于Cook来说,亚洲被聚焦在两个重点,一名Apple的前任高阶管理人员如此表示。在亚洲的工厂,可以「更快地扩张或缩减规模」,并且「在亚洲的供应链已经远远地超越了美国」。而结果就是「在此时我们已经无法与其竞争。」

而亚洲优势所带来的影响,在Jobs于2007年要求玻璃萤幕时已经更加地明显。

多年以来,手机制造商由于需要精密切割与研磨的玻璃零件非常难以量产,因此一直避免使用玻璃素材。 Apple已经选定了Corning Inc.这家美国公司,来生产大尺寸的强化玻璃面板。但是要搞清楚如何才能将这些玻璃面板切割放入数百万台iPhone的萤幕中,需要找到空闲的玻璃切割工厂、数百片用于实验的玻璃面板,以及如军队般规模的中阶工程师。光是做这些准备,就需要花费大量的金钱。

然而,有一间中国的工厂试着争取这份工作。

当Apple的团队到访时,中国工厂的老板已经开始扩建新厂房。根据一位Apple的前任管理阶层,工厂的经理如此说着:

This is in case you give us the contract

「这是为了以防我们真的拿到合约时所做的准备。」

中国**已经同意为许多产业补贴成本,而这些补贴也流向了玻璃切割工厂。在工厂的仓库中,充满着许多可以免费提供给Apple的玻璃样品。业主可以让工程师几乎无偿工作,他们在现场搭建宿舍,让员工可以每天24小时待命。

中国计画要拿到这份工作。

根据另一位Apple前任高阶管理阶​​层叙述:

“The entire supply chain is in China now. You need a thousand rubber gaskets? That's the factory next door. You need a million screws? That factory is a block away. You need that screw made a little bit different? It will take three hours.”

「现在整个供应链都在中国。想要一千个橡胶密封环?在隔壁的工厂就有。想要一百万个螺丝?工厂也只在一个街区之外。如果想要不太一样的螺丝?也只需要花三个小时而已。」

富士康之城

33.jpg


距离玻璃切割工厂八小时车程远的地方,是一个被非正式称为富士康城的复杂工厂,iPhone的组装就是在此进行。对于Apple的管理阶层来说,富士康城是中国可以提供远超过美国同业的尽职工人的更进一步的证据。

这是因为,像富士康城一样的东西,在美国并不存在。

该工厂有23万员工,许多工人一周工作六天,每天经常有12小时在工厂工作。超过1/4的富士康工人住在公司的宿舍,许多人每天以低于US$17的日薪工作。当一位Apple管理阶层到达现场,准备交班的时候,他的车被卡在宛如河流一般的工人人潮中。

「这种规模是无法想像的。」他如此地叙述。

富士康的员工有将近300名警卫来引导步行交通,让工人不在大门被卡住。工厂的**厨房平均每天消耗掉三吨的猪肉以及十三吨米。虽然工厂内部一尘不染,不过在附近茶馆的空气弥漫着香烟以及恶臭。

富士康在亚洲、东欧、墨西哥以及巴西有数十间工厂,并且负责为Amazon、Dell、Hewlett-Packard、Motorola、Nintendo、Nokia、Samsung 与Sony等公司,组装全球近40%的消费性电子产品。

到2010年为止曾经担任Apple全球供需经理的Jennifer Rigoni如此叙述:

“They could hire 3,000 people overnight. What US plant can find 3,000 people overnight and convince them to live in dorms?”

「他们可以在一个晚上就雇用3,000名工人。有那个美国工厂,可以在一个晚上就找到3,000个工人,还能说服他们住在宿舍?」

2007年中,在经过了一个月的实验之后,Apple的工程师终于找出了切割强化玻璃的完美方法,让这些玻璃可以在iPhone的萤幕上使用。

根据Apple前管理阶层,第一部载着切割好的玻璃的卡车,在深夜时分抵达了富士康城。这时经理已经叫醒了上千位工人,让他们穿上了制服──男性工人是蓝白衬衫,女性工人是红色衬衫,接着迅速地一字排开,开始手工组装手机。

接着在三个月内,Apple卖出了一百万台iPhone。而从当时到现在,富士康已经组装了超过2亿只iPhone。

富士康在公开声明中,拒绝谈论特定的客户。

“Any worker recruited by our firm is covered by a clear contract outlining terms and conditions and by Chinese government law that protects their rights,”

「由我们公司所招聘的任何员工,都会由明确的合约条款以及中国**法律来保护他们的权利。」

根据Foxconn的叙述……

“(Foxconn)takes our responsibility to our employees very seriously and we work hard to give our more than one million employees a safe and positive environment.”

富士康非常重视我们对于员工的责任,并努力地让超过百万的员工获得安全与正面积极的工作环境。

富士康反驳了部分由前Apple管理阶层叙述的细节,并且表示如叙述中在午夜值班的情形是不可能的。

Because we have strict regulations regarding the working hours of our employees based on their designated shifts, and every employee has computerized timecards that would bar them from working at any facility at a time outside of their approved shift.

「由于我们对于员工工作时数有着严格的规定,每位员工都是以指定的排班工作,并使用电脑化的排班表,以禁止他们在规定时间外于任何工厂内工作。」

富士康也表示,所有的排班都是从上午7时或是下午7时开始。排班的任何变动,最少也会在12个小时之前通知。

不过富士康的员工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对这些主张提出了质疑。

对于Apple来说,另一个重要的优势是中国提供了美国无法比拟的工程师人数。 Apple的管理阶层估计,大约需要8,700名产业工程师来监督、指导在iPhone生产线上的200,000名装配工人。 Apple的分析师也预估,需要花费长达九个月的时间,才能在美国找到足够人数的合格工程师。

而在中国,这只要花费15天。

MIT的副教务长Martin Schmidt如此叙述,像Apple这类的公司表示,在美国设立工厂的困难​​点,是找到具有技术的生产劳力,特别是在工程方面超过高中水平,但是并不一定需要到达学士学位。此种技术水平的劳工,在美国非常难找到,企业的管理阶层们如此争辩着。

Martin Schmidt如此叙述:

“They're good jobs, but the country doesn't have enough to feed the demand,”

「这些都是不错的工作,但是国内并没有足够的劳工来满足需求。」

iPhone某些部分在美国非常的独特,例如装置内的软体,以及创新的行销活动等,大部分都是在美国创造出来的。 Apple最近也在North Carolina打造了价值5亿美金的资料中心。而在iPhone 4与iPhone 4S内关键的半导体零件,也开始在德州Austin的韩国Samsung工厂进行生产。

但是即使有这些工厂,也不足以带来足够的就业机会。例如Apple在North Carolina的资料中心,也只有100名全职员工。三星的工厂预估也只有2,400名工作人员。

根据到1990年为止,曾经在Apple负责产品研发与行销的Jean-Louis Gassée如此叙述:

“If you scale up from selling one million phones to 30 million phones, you don't really need more programmers. All these new companies — Facebook, Google, Twitter — benefit from this. They grow, but they don't really need to hire much.”

「即使将一支手机的销售规模由100万扩大到3,000万台,也不会真的需要更多的程式设计师。这些所有的新公司,例如Facebook、Google、Twitter等也因此而获益。公司持续地成长,但是他们并不会真正需要雇用更多的人。」

如果让iPhone在美国生产,将会非常难以估计究竟要花费多少的成本。不过,许多学者以及制造业分析师估计,由于劳动力仅仅是这类科技制造业中的一小部分,支付美国工资将会让每部iPhone提高US$65的成本。由于Apple的利润经常是一支手机数百美元,理论上来说,在国内生产仍然能够让公司拥有健康的获利。

不过如此的计算法,在许多方面并没有任何意义。因为在美国生产iPhone所需的不仅仅是雇用美国人,还必须改变全国以及全球的经济体系。 Apple的管理阶层相信,美国国内根本没有拥有符合公司需求的技术,并且足够数量的劳工,或是具有足够速度与灵活性的工厂。其他与Apple合作的企业,例如Corning同样也书他们必须移往海外。

最初生产iPhone所需玻璃的Corning工厂位于美国的Kentucky州,直到今天,许多的iPhone用玻璃生产仍然在一样的地方。在iPhone成功之后,Corning从其他公司接到了满山满海的订单,这些公司都希望能模仿Apple的设计。 Corning强化玻璃的销售量也已经提升到每年7亿美金以上,同时也聘用了约1,000名美国劳工来支援持续成长的市场。

但是随着市场的扩张,大多数Corning的强化玻璃制造还是在日本与台湾的工厂中进行。

根据Corning的董事会副主席兼CFO的James B.Flaws叙述:

“Our customers are in Taiwan, Korea, Japan and China. We could make the glass here, and then ship it by boat, but that takes 35 days. Or, we could ship it by air, but that's 10 times as expensive. So we build our glass factories next door to assembly factories, and those are overseas.”

我们的客户在台湾、韩国、日本与中国。我们可以在此地生产玻璃,并将玻璃用海运运送,不过这要花费35天。或者,我们可以用空运,但是费用会是海运的十倍。因此我们将玻璃生产工厂建在组装工厂的隔壁,而这些都位于海外。

Corning是在161年前于美国成立,总部仍然位于纽约州北部。理论上来说,公司可以在国内生产所有的玻璃。但是,Flaws表示,这将会需要「彻底地改变整个产业结构」。

“The consumer electronics business has become an Asian business. As an American, I worry about that, but there's nothing I can do to stop it. Asia has become what the US was for the last 40 years.”

「消费性电子产业已成为一门亚洲主的生意。作为一个美国人,我为此感到担忧,但是我也无法阻止。亚洲已经成为了40年前的美国。」

中产阶级工作的消逝

44.jpg


当Eric Saragoza第一次踏进Apple在Calif的Elk Grove生产工厂十,他觉得就像是到了工程界中的梦幻乐园一样。

当时是1995年,这间靠近Sacramento的生产工厂,雇用了超过1,500名员工。工厂内部有不断移动的机器手臂、运送着电路板的输送带,以及处于各个组装阶段的糖果色iMac。

身为工程师的Saragoza迅速成为了工厂中的一员,并加入了一个菁英诊察团队中。他的薪水上涨到$50,000。他与妻子有三个孩子,他们还买了一栋附有游泳池的房子。

“It felt like, finally, school was paying off, I knew the world needed people who can build things.”

这就像是学校学的东西终于有了用处。我了解到这世界需要可以打造东西的人。

然而在此同时,电子产业已经有了改变,而由于产品普及率降低的Apple,本身也正为了重生而挣扎着。其中一个焦点在于提高产能。在几年之后,Saragoza开始了他的工作,他的上司解释着加州的工厂在累积成本方面是如何地与海外工厂竞争──在去除原物料的成本后,在Elk Grove工厂生产一台US $1,500的电脑要花费US$22的成本。在新加坡,这个数字是US$6、在台湾为US$4.85。工资并不是这项差距的主要原因。相反地​​,这是关于库存以及工人完成工作的时间长短等等因素。

根据Eric Saragoza的叙述:

“We were told we would have to do 12-hour days, and come in on Saturdays, I had a family. I wanted to see my kids play soccer.”

我们被告知我们将一天工作12个小时,并且在星期六也要上班。我有家庭,我想要看着我的孩子们踢足球。

一直以来,现代化总是会让某些工作改变或是消失。当美国经济由农业过渡到制造业、接着转型成其他产业后,农民也跟着转变成钢铁工人、然后成为销售人员以及中阶管理阶层,这些变化都是跟随着许多经济利益。一般来说,在每个过程之中,甚至是技术尚未熟练的工人们也能得到更好的工资,并且也提高了向上层社会移动的可能性。

但是根据经济学家表示,过去二十年来,更加根本性的东西已经改变了。中产阶级的工作开始消失,特别是对于大量没有大学文凭的美国人来说,今日在各种服务业的工作──例如餐厅、电话服务中心、医院接待员或是临时工等等──是不均等的,这些工作让人们更难以​​接近中产阶级的水平。

即使是有着大学文凭的Eric Saragoza,也受到了趋势的影响。一开始,部分Elk Grove的日常工作​​被发送到了海外。不过Saragoza起初并不在意。接着,机器人让Apple管理阶层可以用机械取代劳工。部分诊断工程师去了新加坡,而负责监督工厂库存的中阶管理人员,由于突然之间工厂变成只需要少数几个人加上网路连线即可管理库存,而失去了工作。

对于一个不需要熟练技术的职位来说,Eric Saragoza太过于昂贵,对于高阶管理人员来说,他也还不具备足够的资格。他在2002年的一个晚班后被叫进了一间小办公室,在被通知裁员后,由警卫护送下走出了工厂。接着他教了高中一阵子,接着开始试着回到科技界。但是Apple已经将该地区变成了「Silicon Valley North(北矽谷)」,并将大部分的Elk Grove厂区改成AppleCare电话服务中心。在电话服务中心里,通常一名新员工的时薪是US$12。

在矽谷的确有潜在的就业机会,但是没有一个能成功。

“What they really want are 30-year-olds without children.”

「他们真正想要的是30岁,没有孩子的人。」

Eric Saragoza叙述,他今年48岁,包含他自己共有五个家人。

在寻找工作几个月后,他开始感到绝望。即使是教学的工作也正在减少。于是,他在一个电子相关的中介公司找到了一份工作,这个中介公司由Apple雇用,检查修复完成,准备送回客户手上的iPhone与iPad。每天,Saragoza会开车到他曾经以工程师身分工作的大楼,作着时薪US$10、没有福利、只是擦试着数以千计的玻璃萤幕以及接上耳机测试声音输出的工作。

Apple的发薪日

55.jpg


由于Apple在海外的营运与销售不断地扩大,公司的顶层员工也跟著成长。在上一个财政年度,Apple的营收高达1,080亿美金,比Michigan、New Jersey 与Massachusetts 三州的总和预算还要多。自从2005年,公司的股票分割以来,股价已经从US$45升高到超过了US$427。

部分的财富已经流向了股东。 Apple是持有者最广泛的股票,股价上升也让数以百万的个人投资者、个人退休帐户以及个人计画受益。这份财富同时也让Apple的员工富有。在上一个财政年度,Apple的员工以及董事们总共收到了价值超过20亿美金的股票,以及价值14亿美金的股票选择权。

然而,最大的回报往往是流向了Apple的顶层员工。 Apple的CEO,Tim Cook在去年随着十年的协定,获得了以今日股价计算价值约为4.27亿美金的股票。而他的年薪也提高到140万美金。根据Apple递交的安全申报书,在2010年,Cook的薪酬组合共值590万美金。

根据一位与Apple关系密切的人士指出,Apple员工收到这些报酬是很公平的,部分是由于该公司已为了全国以及世界带来如此多的价值。随着公司不断地成长,同时也扩大了国内的工作需求,包含制造业相关的工作机会。在去年,Apple在美国的雇用人数增加了8,000人。

虽然其他公司已经将电话服务中心移往海万,Apple却一直将其留在美国国内。一位消息来源估计,Apple产品的销售,已经让其他企业雇用了成千上万的美国人。例如FedEx以及UPS都表示由于Apple的出货量,让他们创造了更多美国就业机会,虽然他们在没有Apple的许可下,都没有提出具体的数据证明。

一位现任的Apple管理阶层叙述:

“We shouldn't be criticized for using Chinese workers,” a current Apple executive said. The US has stopped producing people with the skills we need.”

「我们不应该由于使用中国劳工而被批评。美国已经停止生产出拥有我们需要的技能的人才。」

而根据来自Apple的消息来源叙述,更重要的是Apple已经在零售商店,以及大量的iPhone、iPad软体销售公司内,创造了大量良好的美国就业机会。

在经过两个月的iPad测试工作后,Saragoza辞掉了这份工作。由于薪水实在是太低,他算了一下,决定将这些时间花在寻找其他工作机会上。在最近十月的傍晚,当Saragoza坐在他的MacBook前并再一次地在网路上提交履历时,远在地球另一边的一位夫人,到了她的办公室。这位夫人,Lina Lin,是一间在中国深圳的公司PCH International的专案经理。这间公司与Apple以及其他公司签订了合约,负责协调各种配件的生产,例如保护iPad玻璃萤幕的保护壳。她并不是Apple的雇员,不过Lin夫人是Apple能向大众提供产品不可或缺的一环。

Lin夫人的收入比当时Apple付给Saragoza的要来的少一点,她藉由电视以及中国大学的教育,能说着流利的英语。她与她的丈夫每个月将1/4的薪水存在银行,并与丈夫、丈夫的父母以及儿子同住在一栋1,080平方英呎的公寓。

Lin夫人叙述:

“There are lots of jobs, especially in Shenzhen.”

「在那边有着大量的就业机会,尤其是在深圳。」

创新的失败者

66.jpg


在去年Steve Jobs以及其他矽谷高层与Obama总统的晚餐会后,当大家站起来准备离开时,所有人与总统合照了一张相片。而在Steve Jobs身旁,也聚集了一小群的人。当时关于他病情恶化的谣言已经传开,有些人希望与他合照,也许这也是最后一次了。

最后,Obama与Jobs又一度开始谈话。根据一位旁观人士的叙述,Jobs如此地说着:

“I'm not worried about the country's long-term future, This country is insanely great. What I'm worried about is that we don't talk enough about solutions.”

「我并不担心这个**长远的未来,这个**出奇地伟大。我担心的是,我们并没有对解决方案有着充足的讨论。」

在晚餐中,矽谷的高层曾经建议**应该改善签证方案,来协助企业雇用更多的外国工程师。有些人劝说总统给予企业「tax holiday(税务假期)」,让他们可以将海外的利润带回国内,以创造更多的就业机会。Jobs甚至建议,如果**能协助培养更多美国工程师的话,Apple有一天将会把部分的技术性生产转移回国内。

经济学家争论著这些提案以及其他努力的有效性,并且也提醒着陷入泥沼的经济有时也会由于意想不到的发展而产生转变。例如在网路几乎还不存在的1980年代,分析师们对于美国失业率就曾经预测失误。当时也很少人能预想到,平面设计学位将成为热门,而研究电话技术已经成了死胡同。

然而,美国是否能用明日的创新来转化成数以百万的就业机会,在这点上依然是处于未知的状态。

过去十年,在太阳能、风力、半导体制造以及显示技术等科技的突飞猛进,已经创造了成千上万的就业机会。但是许多在美国兴起的产业,大部分的雇员都到了海外。企业已经关闭了在美国的主要设施,并在中国重新开张。对于此种情形的解释,企业的管理阶层表示他们正为了股东与Apple竞争,如果他们无法达成媲美Apple的成长率以及获利率,他们将无法继续存活下去。

根据哈佛经济学者Lawrence Katz的叙述:

“New middle-class jobs will eventually emerge, but will someone in his 40s have the skills for them? Or will he be bypassed for a new graduate and never find his way back into the middle class?”

「最终,新的中产阶级工作将会出现。但是有哪些40岁左右的人会拥有这些新工作所需的技能?或是他将让路给新毕业的学生,​​并且一辈子也找不到方法进入中产阶级?」

根据各行各业管理阶层的叙述,创新的步伐现在已经被像是Steve Jobs等商业人士给加快了速度。 GM曾经以最长五年的周期来重新设计主要的汽车款式。相比之下,在四年内已经发布了五款iPhone,同时加倍了速度与记忆容量,并且降低了部分消费者的购入价格。

在Obama与Jobs互相道别之前,这位Apple的高层将一台iPhone从口袋中拿了出来,展示了一个新的软体── 一个有着极其细致图像效果的赛车游戏。这台iPhone反射着室内的柔和灯光,其他身价总和超过690亿美金的矽谷高层们则在Jobs的背后互相推挤,只为了抢个好位置来一看究竟。此外,在场的每个人都同意,这款游戏棒极了。

而在这台iPhone的萤幕上,甚至连一丝丝的小刮痕都没有。相关:
为何苹果在中国建立生产线?07年iPhone幕后揭秘

原文:NYTimes;译文:wa+er
12-1-25 10:44:30
aisunl ( ☆☆☆☆☆ ) ( 赞 4 )

Chrome 16.0.912.75 WIN 7
支持好文。
12-1-25 10:51:40
purei ( ☆☆☆☆ ) ( 赞 4 )

Safari 5.1.2 Mac OS X 10.7.2
这是个经济学小品呗
12-1-25 10:55:09

Safari 5.1.2 Mac OS X 10.7.2
在美国读书这些年,说实话,美国人的懒是谁都不能否认的。。。
12-1-25 11:21:08

Chrome 16.0.912.75 WIN 7
美国人可以懒。衣食无忧
12-1-25 11:25:40
tooth ( ☆☆☆☆☆ ) ( 赞 27 )

Chrome 16.0.912.75 WIN 7
gorgeous1854 发表于 2012-1-25 10:55
在美国读书这些年,说实话,美国人的懒是谁都不能否认的。。。

地中海北沿的欧洲人就可以大大方方的否认。
12-1-25 13:21:48
刀片 ( ☆☆☆☆☆ ) ( 赞 3 )

Opera 11.60 WIN 2000
还不错,关于奥巴马那次饭局的叙述是目前听过比较细致的~
12-1-25 13:43:11
unimac ( ♘马上有钱 ) ( 赞 4 )

Safari 5.1.2 Mac OS X 10.7.2
这篇文章的确非常好,引起思考。
12-1-25 13:51:36
invoker ( ☆☆☆☆☆ ) ( 赞 1 )

Chrome 16.0.912.75 WIN 7
好长。。
12-1-25 14:28:21
endnote ( ☆☆ )

Chrome 16.0.912.77 Mac OS X 10.5.8
翻译得不错,赞一个。http://www.economist.com/blogs/freeexchange/2012/01/supply-chains?fsrc=scn/fb/wl/bl/appleandtheamericaneconomy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免费注册

联系我们|急聘英才|移动版|站点地图|iPhone 客户端|保修查询|排行榜|Mac软件宝箱|麦克叉 ( 京ICP证110625号,京ICP备11029045号-1 )

Since Feb-16-2005

回顶部